“敦煌女儿”樊锦诗: 一场不可复制的爱恋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10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第四界“吕志和奖——世界文明奖”公布获奖名单,“正能量奖”的得主是一位81岁的中国老人。

  她从25岁对敦煌一见倾心,开展文物研究、保护和利用工作50余年,是“敦煌的女儿”;

  为了梳洗方便,樊锦诗干脆剪了个极短的运动员头,从那时起,她几十年没再留过长发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叫彭金章的男同学总是会比她早到,并且在身边给她占一个位子。

  樊锦诗总习惯在手腕上系一块毛巾手绢,彭金章看在眼里,就送给她一块更好看的,绣有红的、黄的、绿的小点点的毛巾手绢。

  他又把他认为最好吃的家乡吃食带给她—其实并不合这江南姑娘的口味,可是,她也没说,开心地尝尝,吃掉了。

  樊锦诗与彭金章在武汉大学的宿舍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,此后便是长达19年的分离。

  得到儿子出生的电报,彭金章挑着小孩衣服、鸡蛋等物资,历尽颠簸赶到敦煌,已是一周以后。

  56天的产假结束后,樊锦诗又要工作了,只能每天把孩子捆在蜡烛包里,黄大仙,单独留在家。

  孩子一天天长大,蜡烛包渐渐捆不住了,她又把被子叠放在床沿,防止孩子跌落。

  他们的小儿子在河北长到5岁,因为农村闭塞,又寄人篱下,孩子变得沉默寡言。

  无奈之下,延续了两年的母子生活又被迫中断,小儿子7岁那年,被送到樊锦诗的老家上海上学。

  孩子非常想念敦煌,他记得从敦煌来上海乘的是火车,他以为找到铁路就能找到敦煌,找到妈妈。

  尽管最后找了回来,但上海的家人一定要樊锦诗和彭金章把儿子领走,谁都不愿这样骇人的事情再发生。

  这一次,又是老彭挺身而出,没有一点埋怨地把小儿子接到身边,默默承担起照顾两个调皮男孩的责任。

  一家人住在10平方米的宿舍里,四口人同睡一张床,小方凳上铺块木板就是饭桌—可是只要能团聚,这又怎么算得苦呢?

  她可以好好看看温厚的丈夫、淘气的儿子,给他们做几顿像样的饭菜,也让老彭多享受几天有妻子操持家务的轻松。

  因为不稳定的童年生活,两个孩子的学习和成长都受到了很大影响,大儿子当时成绩糟糕,已经面临考不上大学。

  特别是主持了一直被学界轻视的莫高窟北区的考古发掘,使莫高窟现存洞窟数量从400多个增加到700多个,为世界瞩目。

  尤其是樊锦诗成为敦煌研究院院长后,开始满世界出差,而老彭退休后生了一场大病,自此专心在家休养。

  2014年,樊锦诗领回了由我们婚姻与家庭杂志社颁发的“和谐家庭•幸福榜样”奖牌。

  只是那次在《朗读者》上看到她,说上节目的原因是因为“老彭喜欢看你们的节目,他在电视里看见可能高兴。”

  这就是樊锦诗和彭金章之间跨越半个世纪的无言之爱,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爱的方式吧。

  老彭从未走远,一直在樊锦诗的心里,一直在和她一起守护着敦煌,守护着心中所爱。

  关于作者:婚姻与家庭杂志:中国情感帮助全媒体平台,关注女性自我成长、亲密关系维护。温暖风趣,与你聊聊爱情婚姻那些事儿;专业理性,力邀众多心理咨询师,为你解答情感困惑;线上线下,微课沙龙情感陪护。(微信/微博/今日头条:婚姻与家庭杂志)

  我是公益人潘江雪,如何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从“能上学”到“学得好”,问我吧!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